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搜索

行走奉节,在历史的长河里起落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585|回复: 0
发表于 2020-10-23 17:52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行走奉节,在历史的长河里起落

作者:白杨桥 来源:今日头条

b0d0002d6e2c7770f58.jpg

重庆奉节,古属夔州,从汉代起至20世纪初,奉节为巴东郡、巴州、信州、夔州、夔州府和江关都尉、三巴校尉等治地。一直为巴渝东北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军事中心。县城永安镇,历代曾为路、府、州、郡治地,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城。在6万年前就有先民在此劳动生息。
此刻,我依然在奉节的土地上行走。
我在暗恋了三十年的长江之畔行走,我在祖先留给我的大好河山上行走。
我看见奉节的山了,它们手拉手肩并肩的站在一起,这是多么有性格的山啊。它们互相依偎,互相扶持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绵延成一道道城墙,铺排开去。山上是高低错落的植物,浓浓淡淡的绿,那些植物和山一样的有性格,它们硬生生把根扎在石头里,昂首挺胸。山于是成了青色的,有了生命和灵性,有了历史和传说,有了城市和人口,有了一茬一茬的故事和风景。这还不算,山的英姿随时随处的变换,一会儿清丽纤细,似戏水的少女,一会儿刚劲挺拔,如赶山的汉子,一会呢,却又层峦叠嶂,像卫国卫家的勇士。山穷处,一个转弯,无数的山又迎面扑来。真真一个“落得万山圈子里,一山还出一山拦”,如果山比男人,水比女儿,这山,就是奉节男人的性格吗?团结、无畏、坚韧、宽容,独自已经是风景,集体也一定是处处峥嵘,铁骨铮铮。
人说:山有多高,水就有多高。我看见奉节的水了,相伴着奉节的山。那些水,或清凉、或灵动、或活泼、或奔腾,生生不息的流着。响或者不响,看它们的心情,怎么样流动它们自己决定。也有暗河,也有溪流,也有山泉啊,还有长江。这些水,这是本质上都是氢二氧一的物质,在这片瑰丽的土地上,上演着一幅幅动画,一个个传说。山无水无灵气,水无山不灵动,山水相依,繁衍了千年亘古不变的主题。游记丨行走奉节,在历史的长河里起落
水环抱着山,山朗润起来了,就有山歌飘飘而起,在山腰,在山顶,袅袅婷婷的上升,洁白如雪,飘逸似纱,风吹能动,厚积能雨。这时候,山和水都隐藏了,它们在和你捉迷藏呢。在奉节看云,那是一种享受。即便什么也不做,只拿眼睛盯着,盯着。你的心胸就扩大了,你的眼界就开阔了,不觉间,一颗心慢慢慢慢的,就干净了。那些俗世的不愿不忍不屑,刹那间灰飞烟灭,你婴儿出世样,通体灵透,一尘不染。才知道,云是这样生成的,就在美丽的山水相接处,就在幸福的山顶和山腰。
看着这些来自天堂的云,你不能不想到李白、杜甫、刘禹锡、苏轼,陆游这些星宿一样的名字。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。他们是怎样的锦心绣口,书写着珠玑的文字,讲着神女的传说,感叹着望夫石。多少年前,他们和我一样行走奉节,隔着千年的岁月,我们都是奉节的匆匆过客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多少年后,奉节是否依然是勤劳的人民,质朴的民风,一波一波的读书种子,是否依然来去匆匆。奉节最终成就了谁,谁又在事实上充实了这座古城?
我行走在奉节的土地上,举头看天,天色晴朗。蓝天白云守护着远处的长江,我知道,我行走在过去、现在和将来的历史相交点,关于继承和保护,关于利益和良知,关于个体与整体,关于人性的升华与兽性的毁灭。公孙称帝也好,刘备托孤也罢,都是一种小我,在历史的长河里起落。什么时候,跳出自我,站在一个高度俯视,凡人也就成了佛。
抬着头,我在奉节的土地上行走。

作者简介】白杨桥,山东省散文协会会员,济南市作协会员,四季风文学艺术创作中心副秘书长。作品散见于《济南日报》《山东商报》《济南时报》《东方散文》《当代散文》等多家杂志报刊。出版散文集《广袤原野十八棵树》(与人合著)、《开在指尖的花儿》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大夔网关于大夔传媒投稿须知广告服务实习申请招贤纳士

地址:重庆市奉节县三峡风B幢1单元24-09 邮编:404600 | 大夔热线:023-56551393 | 投诉举报热线:56551337
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渝ICP备18014354号

手机版|大夔网    

GMT+8, 2020-11-30 02:51

返回顶部